经历了5段恋情 我依旧不知该如何选择
添加日期:2020-07-25 04:09
作者:福运快3
浏览次数:[]

  正当我以为我们的爱情比阿尔卑斯糖还要浓烈的时候,Admiral却突然做出了让我意想不到的决定———“离开我吧,找一个比我更适合你的人嫁了!”

  就这么一句话,“阿尔卑斯糖”掉进了“泥坑”里。那天,我连“为什么”都没问就离开了。一个月以后我发现自己好像怀孕了,犹豫了整整一星期,我最终还是走进了医院,却始终没再给Admiral打一次电话。

  出院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,我几乎每天都穿黑衣黑裤,朋友同事还开玩笑地说我是在“耍酷”,可他们哪里知道,我是在悼念一个生命的离去……

  初恋失败以后,我很是消沉低迷了一段日子,偏激地不肯再相信爱情。就在那个时候,公司老板突然将我从清闲的行政部调到忙碌不堪的市场部———薪水是增加不少,可付出的代价就是整夜整夜的加班以及每晚陪着笑脸应付客户。很快,我对新职位厌倦不已,每逢精疲力竭的时候,我就变得像个怨妇,四处向朋友抱怨并且宣称:要是有个有钱的老头愿意娶我,我不如立刻就嫁了。

  谁知“机会”转眼就降临在我眼前———朋友的朋友是个离异的“海归成功人士”,在新加坡有两家公司,只是年龄要比我大足足22岁。朋友问我嫁不嫁的那天,我刚被老板骂了个“狗血淋头”正独自郁闷,听了这话,我没有片刻犹豫地吐出一个字:“嫁!”

  就这样我认识了Bob。初次见面,Bob约我在金茂55层,我俩面对面坐着就像在谈生意。Bob开出的条件相当诱人———给我20万元让我自己当老板,但前提条件是先领了结婚证。

  我几乎连考虑都没考虑就同意了。第二次见面,Bob开着他的丰田接我去“逸谷”吃海鲜,我坐在前排,他殷勤地弯腰为我拉上安全带。可就在那个时候,我不经意地瞥到他肥肥的手上好像长有“老年斑”,一瞬间,我突然觉得很恶心,整个晚上再没半点食欲。

  (“其实Bob也还不到50,后来我才发觉,那所谓的‘老年斑’不过是一块浅浅的胎记罢了。但就是那一眼,彻底动摇了我的信心。”秋秋在自己的手背上轻轻画着圈,眉头紧皱着,喃喃自语着什么。)

  Bob不常在上海,所以我们没多少时间约会,而无所事事的我只能成天挂在网上。在QQ聊天室里,我很快与一个网名叫Cart的聊得热火朝天。他似乎也闲得很,追问他为什么也总是上网,Cart说自己失恋了———这话顿时勾起了我的伤痛,像是突然找到同病相连的“盟友”,于是,我们约了周末一起去嵊泗。

  Cart是个阳光大男孩,与他在一起,我依稀又回到了“阿尔卑斯糖”的日子。我俩在嵊泗玩得正疯,Bob突然打来电话,说他已经到上海了,要我立刻去宾馆“报到”。

  我对这种突然袭击无比反感,便一边轻声敷衍着他一边抬眼偷偷看Cart。Cart显然也正“关心”着我的电话,见我一抬头,他赶紧尴尬地转过脸去———那一刻,我被Cart羞涩的表情深深打动,决定彻底离开Bob。

  可“阿尔卑斯糖”没有真正回来,直到和他谈恋爱,才发现与Cart相处的日子远不如想象中那样完美。Cart是那种“月光族”,工资挺高,可只消几天便花了个精光。我俩总过着两个极端的生活———每个月的前10天疯狂地逛街、看电影、四处吃饭;而剩下的20天就多半只能靠方便面、盒饭打发日子,连坐公交车也要算计算计。虽然我们从没为钱吵架,可我渐渐明白,Cart绝不是那种适合当老公的男人。

  与Cart的恋情持续了8个多月,当我把自己所有的积蓄也都花得差不多的时候,我提出了分手。

  (秋秋那些男友的名字,其实都是冬尔给起的,为方便阅读,冬尔将他们分别编号为A、B、C……秋秋也赞成这样安排,只是重又强调说,其实她所经历的每段感情都有不由自主的原因,而绝非是她花心。“经过了这3场感情后,我觉得自己已看破红尘,想来想去还是决定把精力重新放回事业上,至于婚姻,就随缘分吧。”)

  再次分手以后,我从父母那里借钱自己开了家饰品店,终于也当上了“老板”。当老板并不容易,小小一家店,从进货到销售全要自己一手把关,我比以前更忙得不可开交。

  但与此同时,我也因此认识了很多新朋友。Danny就是其中之一,他在一家证券公司谋职,业余与朋友合开一家小型外贸公司,专门经营小饰品。

  我知道Danny对我有些“意思”,可他有妻有子,所以,我从没把这种“意思”当真。

  今年“五一”长假,我们几个相约一起去丽江,因为同行的女孩正好成单数,我就被安排独自睡一间。离开丽江的前一天晚上,回到宾馆已是深夜11点多了,Danny把我送回房间,许是喝了些酒,Danny突然倒进我的怀里,问可不可以让他留下来———那一刻,我感觉他像个孩子,一个需要爱的孩子。

  Danny很快沉沉睡去,那一夜,我们始终相拥而卧,什么也没发生……回到上海后,Danny开始“正大光明”地追求我。每次被“逼急”了,我便追问他为什么要与妻子长期分居,Danny总说他与妻子没什么感情,当年是因为有了孩子才匆匆结婚,可婚后妻子只顾着照顾孩子而冷落了他———说这些话的时候,Danny一脸委屈的表情让我心疼。

  于是一直与Danny保持着若即若离的关系,像是恋人却从没提过结婚的话题。经过了前面几段感情之后,我以为自己已经变得很现实了,所以一心认定这回的“主动权”握在我的手中,却根本没想到,与Danny分手竟会那样困难。

  就在上个月,我提出要与Danny分手,谁知Danny当场用摔碎的玻璃杯割了自己的手腕。我被吓得六神无主,可他却坚持不肯让我打120,兀自紧紧地抓住我的手。眼看着他的鲜血淌在我的手背,我忍不住一阵阵晕眩,只好答应再考虑考虑。

  (本以为秋秋的叙述将就此结束,谁知突然又冒出个Eve来。“他,他是我父母在老家给介绍的……”秋秋显得挺尴尬,红着脸支吾了半天。)

  Eve是父母在老家为我物色的男友,他在上海工作并且条件优厚。认识Eve是前两个月的事,当时正是店里最困难需要周转资金的时候,也不知是从哪里听说了,反正第二次约会时Eve就给我送来了5万元。我写下借条给他,谁知他竟当场撕了。

  我真心感激Eve,也一次次答应与他见面。可不知为什么,我始终对他没什么感觉。可是父母却竭力反对我们分手,说我接受了别人的帮助就是同意了交往———这让我苦不堪言。

  如今的我,一边与Eve谈着所谓的恋爱,一边仍旧与Danny保持着联络,几年里连续经历了5段感情,我却仍不知该如何选择我的Mr.Right。

福运快3